会员专区

Member style 会员风采

首页 > 会员风采 > 新闻浏览

津产自行车 重现飞鸽辉煌景象

来源:每日新报(天津)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10 10:27
津产自行车 重现飞鸽辉煌景象(图)
 
津产自行车 重现飞鸽辉煌景象(图)
 

这个冬天,绿色、黄色的自行车成为天津街头一景。在地铁站、公交站和办公楼、小区门口,这些人人可使用的共享单车便利着“最后3公里”的出行。依靠手机APP中的GPS定位查找、自助使用、自由停放功能,共享单车迅速成为城市的新宠。当自行车搭上互联网,一条消费者、运营方和制造商之间的经济链运转起来,而它的根基——自行车生产环节,更是已经将整个自行车行业全产业链都牵扯进去,并且引爆了一场行业的狂欢盛宴。 

配件厂商  “最近20年都没见过这么多订单”

2016年的冬季,尽管天气寒冷,但互联网模式下的共享单车项目,却彻底搅热了天津这个全国最大的自行车产业基地的生产热情。

大批量的共享单车配件订单从2016年10月开始铺天盖地地“砸”到金亨通集团,谈到这些订单的数量时,金亨通集团副总经理沙波表示,“可以说重现了当年飞鸽辉煌时的景象,最近20年我们都没见过这么多订单”。 

在公司的生产线上,千余名身着统一工服的员工手脚麻利地进行着一道道工序,车圈作为最重要的共享单车供应零件,也成为生产线的主力产品。金亨通的生产线一天能够供应近十万个车圈,并且原本的一班制,也因为庞大的订单数量改成了每天两班制。而就是以这样的速度,工人们仍需要加班加点地赶工,并且直到春节也没能完成全部的生产任务。 

而对于沙波而言,她没有时间在工厂里监督生产进度,就在工人们马不停蹄生产的同时,还有数笔共享单车的订单等待着她去谈判。“现在我们已经不用去找订单了,都是各个互联网公司的订单来找我们,我们只能选择有信誉的大公司来接单,很多小单已经都被拒接了。” 

在已经到来的2017年,订单的火爆态势并没有停下来,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同时,沙波也在时不时地和客户进行着沟通,“现在订单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3月份估计还会有个小高潮。”沙波表示。

整车企业 老牌企业焕发“又一春” 

零配件厂商的“火热”可谓是共享单车带动下的行业缩影,天津这个“自行车王国”中的老牌整车企业,在这一轮共享单车的订单潮中也焕发了“又一春”。老牌飞鸽的品质优势可谓成为了共享单车平台商的首选。 

历年冬季都是本土市场的淡季。但在2016年的冬天,本土订单数量增多,排产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飞鸽集团方面签下的快兔出行的订单也等着工人加班加点去完成。

而在2016年年底,最大最急的一笔单子来自ofo,为此飞鸽工厂方面临时挪出两条生产线生产,并延后了外贸车辆的交货期。为了完成任务,飞鸽方面还在春节前的用工荒时期补充了一些临时工。而据飞鸽集团方面介绍,飞鸽是2013年1月底搬到产业园的,两栋厂房共占地3万平方米,年均产量维持在100万辆左右。随着共享单车大单的纷纷而至,飞鸽方面正在筹划着二期工程。   

事实上,在这场狂欢中,飞鸽并非唯一入局的传统自行车厂,曾与飞鸽并肩的另一老牌传统自行车厂商上海永久,也宣布2017年联合共享单车新入局者优拜,在全国市场投放10万—20万辆共享单车。上海凤凰也揽下了任务,ofo出海计划中首批投放在硅谷、伦敦的车辆,由凤凰负责设计和制造。 

当下共享单车的狂欢,对老牌自行车厂而言,无疑是难得一见的市场机遇,没有人愿意错过。目前,富士达、千里达、喜德盛、凯路仕·烈风等自行车厂商都成了共享单车项目的代工方。摩拜、ofo还放出豪言,要将大型厂商一年数百万的产能全部承包。 

运营方 今年市场规模或达1亿元

新一年开始至1月中旬,摩拜、骑呗和Hellobike的三条融资信息相继爆出,随即ofo宣布将“一天一城”,并已迅速进入包括天津在内的南京、重庆、长沙等多个城市。 

“我们将根据城市需求去投放,为了满足用户需求,每个城市都会有至少数万辆的投放。”ofo方面介绍称,春节后投放城市将达到100个以上,同时会迅速下沉到一二三线城市。 

同样在1月份,快兔出行飞鸽共享单车开始在天津南京路沿线进行投放,重点覆盖沿途的1号线地铁站、写字楼、滨江道商圈等重点地段。1月份快兔出行在天津共投放3万辆共享单车。 

骑呗单车在完成与合肥、天津、苏州等十余个城市合伙人模式签约后,又与富士达、朝阳轮胎达成战略合作。骑呗科技CEO周海有称,这些生产产能可以为接下来的全国百个“城市合伙人”计划打下坚实基础。 

优拜单车也透露,在进入珠三角和长三角部分城市后,公司今年预计将投放280万辆自行车,进入52座城市。主要投放区域为全国的一线、部分二线城市和旅游城市。 

据速途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市场增速将会继续提升,预计达到1亿元。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分析报告》预计,2019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规模将上升至1.63亿元。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自行车几家厂商的市值表现,除飞鸽为非上市公司外,上海凤凰出现连续多个涨停板;上海永久的控股方中路股份,涨势甚至从自行车板块蔓延至汽车板块;就连为摩拜单车生产坐垫的信隆健康、持有共享单车品牌德索罗门自行车19.5%股权的姚记扑克,也随之水涨船高。 

隐忧

别让共享单车成为“昙花一现”

2016年互联网产业最火爆的新兴模式非共享单车莫属,其上下游的配套企业更是认为这是一场自行车行业颠覆性的革命。但不容忽视的是,在一片风光的背后,行业的隐忧也逐步显现,而这些目前仍难以解决的问题也或将使共享单车成为昙花一现的辉煌。 

中研普华分析师胡月指出,共享单车模式的门槛非常低,但“道德成本”却很高,目前,随意停放、偷车、修改二维码、据为己有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共享单车的发展,这也暴露了共享单车的模式问题,即对公民道德水平依赖较高,从而导致“道德成本”居高不下。    

与此同时,共享单车的“日常运营成本”很难实现完全可控。尤其是在规模化运营之后,产品维护、故障处理必然会纳入日常运营,这背后的成本不容小觑,“共享单车如何进行定点定时维护,这很关键,对平台方而言,这样可能会导致运营成本激增,而如果不进行维护,又势必会影响用户体验,造成用户流失,这几乎是难以调和的矛盾。” 

 

更值得关注的是,共享单车很难稳定、持续、大规模盈利。对于共享单车平台而言,靠租金和押金确实能实现短时间的盈利,但实际上,影响共享单车盈利的关键是后期维护、管理、优化、运营等产生的成本,这些成本目前仍处于不可控的阶段,“共享单车不像其他的互联网模式,能较好地融入到互联网巨头现有商业布局中,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巨头对此没有太大的兴趣,缺少一个背后的金主,也使得共享单车很难像滴滴这样的出行平台一样实现价值飞跃。”互联网行业内高层人士表示,“如果平台不能解决这些运营中出现的问题,那么共享单车很有可能仅仅是昙花一现的辉煌。”

摘编:admin888;   摘编日期:2017年2月9日